《白毛女》首轮演出结束 谭晶亲和版喜儿获认可

发布于[2011-07-06]

《白毛女》首轮演出结束 谭晶亲和版喜儿获认可

由东方演艺集团打造的新版歌剧《白毛女》4日晚在国家大剧院进行首轮最后一场演出,中央领导、文艺界代表等现场观看演出,张继刚、李双江、阎维文、张千一、幺红等也以个人身份观看了演出。谭晶扮演的“亲和版”喜儿,歌声优美,唱腔精准,表演生活化,得到了观众一致认可,最后谢幕时获得近5分钟的热烈鼓掌。第一代“喜儿”、新版《白毛女》的艺术总监王昆也表示,谭晶的表演给她带来了惊喜。

现场:喜儿四套服装走朴素路线   谢幕掌声持续5分钟

此次歌剧《白毛女》舞美非常简洁,更突出了演员的演唱;而LED大屏、音响特效和灯光的运用,更做到了情景交融,扣人心弦;以往三个小时的歌剧被压缩成两个多小时,情节也非常紧凑。

谭晶在歌剧中挑大梁演喜儿,除去华贵端庄的衣服,在剧中有四次服装变换:处出场是缀满补丁的红衣红鞋、被抢入黄世仁家时粉色服装、变身白毛仙姑时全色素白,以及最后红色服装配飘飘白发。服装整体上保持了朴素的风格,同样凸显了人物个性和命运的变化;与其他的演唱者相比,谭晶的表演相对生活化,也表现出了充足的情感爆发力和感染力。

比如杨白劳自杀后,她跪在杨白劳身旁连哭带唱,“大叔大婶救救我,千万不和财主去,死跟爹爹一起死,活和大婶一起活……”哭得肝肠寸断,在现场记者发现,不少中年女性看到这一段用偷偷拭泪;当喜儿被黄世仁侮辱后颓然跌坐在地上失声痛哭时,也让不少观众感动得唏嘘不已。

据记者在现场观察,整场节目掌声不断,起码不低于20次;当最后一幕参军的大春回到家乡时,演员演唱起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和《歌唱祖国》,现场观众集体用手打着节拍并跟随咏唱;其中掌声最热烈的当属演出结束后,红衣白发的喜儿谭晶出来谢幕时,掌声延绵不断持续近5分钟。

观众:谭晶版喜儿“很亲和”   “哭爹戏”最让人动容

4日晚上的演出数千人的国家大剧院歌剧厅座无虚席,记者发现,观众中有不少白发苍苍的老人,其中以中年女性观众居多,也有看上去不过十几岁的少年。在记者随即采访的多位观众中,他们都表示对谭晶版的喜儿“很亲和”,整部剧“很有过去年代的感觉”。

家住北京市崇文区的陈奶奶表示,她如今年过70,看过很多种版本的白毛女,对这一版的评价是“很满意”,“谭晶的演唱有一定的地方戏曲色彩,土腔土调的唱法让人感觉很亲切。服装上,蓝色印花土布棉裤、枣红色补丁棉袄,黝黑的大辫子,很有那个年代的感觉。”让陈奶奶感觉不够妥当的是,“感觉上扮演黄世仁的演员有些年轻偏大,少东家的感觉没有凸现出来,这点比较遗憾。”

现年50岁、来自某文化部门的黄阿姨是与同事一起来看演出的,在看节目过程中她与同事不断拭泪,接受采访中她表示,整部戏很生活化、很感人,“场景布置得非常写意,一出场配有北风吹、雪花飘的场景,很萧索贫寒,但也充满了贫寒之家的期待和欢乐。当时一想到后来喜儿和父亲的遭遇我就难过,所以一开场就有些忍不住。到后来杨白劳死掉,喜儿哭爹的那场戏,真的让人忍不住落泪。谭晶这一段是放开了演,感情很到位,唯一的遗憾是戏被压缩的时间太短了,感觉有些情绪没有铺展开来,故事也删减比较多。”

幕后:四喜儿谭晶版“最生活化” 新版黄世仁“被法办”

《白毛女》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部民族歌剧,诞生于1945年,后被改编成电影、京剧、芭蕾舞剧,影响了几代中国人。而在《白毛女》中扮演喜儿的演员个个都是大名鼎鼎,声名远播,王昆、郭兰英、彭丽媛都是中国乐坛殿堂级人物,虽然还有其他人陆续演过这个角色,但媒体还是习惯把谭晶称之为第四代歌剧版“喜儿”。

有分别看过四人表演的观众认为,四代喜儿各有各的特点:王昆是首创,她的唱腔吸纳了不少西洋唱法,很洋气;郭兰英的演唱加入了不少戏曲成分;彭丽媛版的喜儿则更为端庄和大气;谭晶版的喜儿更加“生活化”。

据了解,四人在挑大梁演唱《白毛女》时,王昆最接近喜儿的年轻,只有19岁;郭兰英挑大梁演唱《白毛女》时候,已经40多岁了;谭晶和彭丽媛分别是三十岁前后。

新版《白毛女》中有关黄世仁的最终结果有了细致的变动――黄世仁不再是被“枪决”,而是被“法办”。据艺术总监、第一代白毛女演唱者王昆介绍称,“枪决感觉不够好,不贴近时代氛围。法办比较贴近现代法治社会的理念。”

花絮:谭晶最怕演吵架戏   河北农民受邀进京看《白毛女》

此次谭晶出演喜儿,得到了现场观众和主创们的认可。但实际上,据谭晶身边工作人员透露,谭晶平时生活中从来不会发火,也不会跟人红脸,所以拍摄与进入黄家后与黄世仁打闹的一场戏,非常发憷;“当时谭晶最发憷的两场戏,一是哭爹戏,一是这场打斗戏。因为谭晶不是演员出身,所以她不懂怎么控制感情和情绪,在哭爹戏的排练过程中,她常常唱到自己肝肠欲断,然后失声唱不下去了。对此,王昆和胡玫都要求她一定要学会控制感情,否则没办法继续演唱下去。不过幸运的是,在现场表演的时候,她做到了控制情绪和感情,对她来说这一点很难。这部戏里还有大量的对白,原来是有比较多的戏曲色彩,后来胡玫就希望她处理得生活化一些,这也是整部歌剧显得比较生活化、同时又很有原汁原味的原因吧。”

据悉,因为出演《白毛女》,谭晶还与河北的农民结下了缘分:河北省秦皇岛市海阳镇大里营村的文艺爱好者自发编排了红色歌剧《白毛女》,并义务为周围的群众演出。舞台是农村的空地,演员是当地农民,服装和道具都是自己做的。因为没有剧本,谱子和唱词都是农民老乡从网上的录音片段里一句一句整理出来的,用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。为了取得更好的演出效果,村民董晓娜还自己投资5万元制备了杨家、黄家、深山、奶奶庙等场景。在一次查阅《白毛女》相关资料时,谭晶偶然了解到这个情况,感动之余,邀请到主创人员进京观看自己出演的歌剧《白毛女》。 (转自新华网)